·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万年题词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题词
·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  鹏题词
·刘永治(总政治部原副主任)
·翟泰丰(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国作家协会原党组书记)
·刘忠德(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文化部原部长)
·刘大为(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赵长青(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柯文辉(著名书画评论家)
·屠  岸(中国当代著名诗人、诗评家)
·张同吾(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著名诗评家)
·丁临一(军队著名文艺评论家)
·李翔(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副局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苗再新(武警创作室副主任、武警美术书法研究院副院长)
·李洪海(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杨明臣(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空军美术书法研究院副院长)
·赵立凡(中央电视台副总编辑、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许向群(《军营文化天地》主编)
·柴京津(总后勤部创作室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周智慧(民族画院院长、文化部国家文物艺术品鉴定委员)
·阎禹铭(山水画家)
·郭兴华(解放军美术书法杂志执行主编)
·王阔海(第二炮兵创作室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丁嘉耕(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高武生(南京军区原副政委)
·顾  浩(江苏省委原副书记、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原主席)
·徐  红(南京军区装备部原副部长、中华诗词学会理事、江苏省诗词协会副会长)
·王臻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江苏省作协主席)
·言恭达(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宋玉麟(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江苏省国画院院长)
·吴长海(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
·凌启鸿(江苏省原副省长,江苏省诗词协会、江苏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长)
·高以俭(江苏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
·赵智勇(江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赵昌智(扬州市政协副主席、文联主席)
·陈国祥(江苏省靖江中学校长、党委书记)
·钟  陵(江苏省诗词协会原副会长、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萧  平(江苏省国画院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
·刘伟东(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
·周积寅(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左庄伟(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聂危谷(南京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副院长)
·丁  涛(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黄鸿仪(江苏省国画院研究员、一级美术师)
·许祖良(江苏省美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美术史论家)
·樊  波(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魏长建(中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江苏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
·李  芹(江苏美术馆学术部主任、副研究员):
·黄  戈(江苏省国画院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助理、东南大学艺术学院博士后):
·黄建新(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委员、高级研究员,央视资深军事记者)
·马国征(江苏省诗词协会原常务副会长,江南诗词协会副会长)
·丁  芒(著名诗人)
·葛韶华(江苏省诗词协会、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陈少松(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鲁同群(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同书(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江海诗词》副主编)
·题跋1 尉天池
 

刘忠德(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文化部原部长)

豪放优美的诗篇

 

吟读方祖岐所著的《畅吟神州——中华魂之歌》,我们的心境一直游荡于诗人惊九州动天地的诗词天地之中,奔腾在起伏激昂的诗情狂澜里。我们为这部诗词灼热豪放的笔触震撼,为其雄伟壮丽的诗境叫绝。

我们原来只知道方祖岐是一位戎马倥偬的将军,殊不知他还是一位浸透墨香的豪放词人,是一位诗道内行、诗技娴熟的诗人。俨然是一位特色独具的当代诗词家,他的《畅吟神州——中华魂之歌》,越读越令人惊叹!

他的这部诗词,共十章二百余首,其中词一二八首,诗一0九首。诗词各半。其词尤具豪放之慨,洋溢着时代风韵。从词的技巧方面看,又会发现他很善于循情选调,依调填词,读来使人如痴如醉。

从整体上看,他的这部诗词,不论吟古颂今、借景抒情、或是畅叙胸臆,引典叙今,都具有诗情豪放、题材广阔、格调高昂、意境弘大、苍然浑厚的审美特点。

 

读方祖岐的诗词,你将似入梦境般地伴随着诗人的脚步,冥冥中梦游于天际之江河,飘然于云端之仙境,与尧、舜、秦、汉论史,同李白、杜甫论诗,和东坡、清照咏词,真乃“故国神游”!

展诵《畅吟神州——中华魂之歌》,不禁心潮起伏,陶醉于“骊山秀岭横屏”、“翠竹荫溪边”、“小桥流水潺潺”……唤起吟咏雄山秀水之诗情,汇入“十亿英雄步险峰”“无双伟业辉青史”的洪流之中,“笑迎远景到来时”……

通览《畅吟神州——中华魂之歌》诗词全卷,鲜明显现了方祖岐诗词气象阔远、浑然一体、诗笔非凡的特有魅力,至少突现出三大特点:

其一是立意深邃,气象广阔。

方祖岐诗词全卷十章,开章为“振兴华夏业,百载慨而慷”,  收章为“境外广交友,深情越大洋”,真乃海天一体。而首篇为“国颂”,收篇为“瞻马克思墓”,又是九州汇于五大洋,传统国粹与外来先进文化相融,诗人爱国主义境界与共产党人国际主义崇高理想合一。至此,在诗词的组合安排上,已显见诗人立意之深邃,境界之广阔,景情汇融之巧妙。

从整部诗词艺术结构上看,诗人从“中原古韵长”到“远塞捍陲疆”,在时间上跨越数千载,从远古直至当今;在地域上跨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祖国茫茫大地,乃至世界五大洲。从“丝路风光好”,跨奔到“滇池波影梦”……无不在诗人笔下傲视苍穹,讴歌神州的 “绝色胜天堂”。这样洋洋洒洒二百余篇诗词,既可单篇成章,又可汇合成集,纳诗、词为一卷,合一而读,你会发现诗人的爱国主义思想,与完整的艺术架构融为一体,实乃古往今来的少见之作。全唐诗作者两千二百余人,四万八千九百余首,其中孟浩然、王维、岑参、王昌龄、李白、杜甫、白居易,虽然诗篇繁多,然而多为单篇分列,难以联为如此完整的分章成篇,汇篇成集的宏构。南唐后主李煜,宋代大词人柳永、苏轼、李清照、辛弃疾等,豪放、婉约风格各异,他们众多词作,也大都未能组合成为系统周密的艺术整体。

把伟大祖国壮丽史迹、大好山河,纳入视野,并藉引典论史,史、景合一,赋予全诗以无限韵味,这是《暢吟神州—中华魂之歌》气象宏阔的又一独特之处。这一艺术成就来自方祖岐诗词创作的立意高大,思考深邃。诗人在二百多首作品中,引用典籍的多达八十多首。在《锦堂春慢·游君山登岳阳楼》一词中,引用了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宋代文学家范仲淹两人的诗作。刘禹锡被贬逐南荒期间曾六次来往洞庭,《望洞庭》这首诗是他转任和州时所作。诗人选择清秋月夜,登楼遥望,千里洞庭尽收,月湖相映一色,皓月银光之下,茫茫平湖之中,君山青翠剔透,恰似银盘中的青螺,这个意境是咏洞庭千百篇诗中的极妙绝唱。方祖岐引用了刘禹锡诗中的“银盘”、“青螺”之后,又巧妙地笔锋一折,引出“二妃”、“柳毅”典事,融典景为一体,自然抒发“叹往哲、高志堪歌”,志从往哲处来,笔在寻梦之中。词笔又复陡转,咏唱:“有心来寻云梦,正天高日丽,镜水新磨”,“纵目湖空一碧”,已是“岸柳渔蓑”,又一番崭新景境。再读《叹西楚霸王自刎乌江》一诗,更透出一位将军诗人的特有襟怀。项羽“半壁驰腾盖世雄”,但专横霸道,在楚汉之争中,妄杀二十万降军,终于大败于刘邦旗下。退到垓下(现安徽灵璧县)时,被韩信三十万大军包围,败局已定,诗人悲唱项羽“悲歌垓下壮怀空”之后,挺接以 “乌江自刎当无悔”,“敢洒殷红示沛公”二句,表明项羽虽然失败,却不失英雄气概!从方祖岐诗词的引典论今中,透视出诗人创作中的深邃意境和独到见解。

其二是气势恢弘,文笔豪放。

我们读方祖岐诗词,常常从诗笔溢出的墨香中,感受到武将的气势,儒将的风釆。唐代四杰之一的骆宾王期待匡复李唐王朝,对武则天的统治深为不滿,曾《于易水送别》中愤然吟道:“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这是借吟战国末期荆轲为燕子丹复仇持匕赴秦的悲壮情景,而表述的却是诗人当时的心境。唐代诗坛上有不少杰出诗人成功写出了众多边塞诗,方祖岐的诗词远承这一优秀传统,却又有迥然不同的时代特色。读《蝶恋花·西柏坡》一词,使人感到百万雄师征战于三大战役的恢弘场面瞬间浮现眼前,而指挥这一历史性重大战役的战略战术之图谱,却出自西柏坡这个历史性荒村,“谋成”于这昼夜不熄的“灯火处”。诗人以豪放的诗情高歌“决胜寻机天网布。蛟鳄途穷,困兽难逃捕。”这是地地道道的将军诗,凸显出一位将军的豪放气概。有人说当下有些武将也能写婉约诗,这当然是事实,也无可非议,但我们更爱读方祖岐充满将军豪气的诗词。请听诗人一篇又一篇战地黄花的赞歌:《章台柳·纪念辽沈战役胜利五十五周年》:“辽沈战,风云幻,决战雄篇首开卷。但听关门打狗声,蒋氏王朝心神乱。”“雄关险,腥红染,配水池边天地黯。突击攻城妙用兵,锦州围捉瓮中范。”接下来诗人诗兴更加浓郁,高唱长春战役和歼灭廖耀湘兵团大获全胜的心情:“围城仗,攻心上,困敌无援军心丧。起义投诚十万兵,不战而降凯歌唱。”“风雷疾,歼强敌,堵击包抄施奇术。廖氏兵团覆灭时,踏遍松辽普天赤。”读这首词,唤同龄人、参战人同忆凯歌唱当年;寄语后来人,莫忘辽沈染血人!此诗百年后以至千年后人,读后都当为之振奋,唤起责任感,不忘共和国开国之唯艰!在这部诗词中,方祖岐给我们留下了多篇人民战争之诗,表达了诗人“但留壮志铸云碑”的豪放诗怀。

其三是借景抒情,和咏摅感。

在方祖岐二百余首诗词中,借景抒情的作品可以说贯连全卷,所以诗人自命为《畅吟神州》卷。从“楚湖逞峭丽,川蜀傲苍茫” ,到“苏杭联沪上,绝色胜天堂”,无诗不咏祖国山河,无词不吟神州气象。《行香子·大连今昔》,上片咏“北国南疆,水碧天苍。登高望,两海茫茫。江山如画,半纪沦亡。想当年事,倾城血,窜豺狼。”诗人在开篇就在“登高望”之中,触景生情,黄海滔滔,渤海飞雪,两海如画,环绕青山、依伴碧海的是一座美丽城郭。此时诗人情思渺渺,冥冥中浮现出甲午之战、日俄战烟的往事昔景,从诗词构思上为下片垫好了笔墨,让这块蒙羞之地“星移斗转”,“重造辉煌”。在诗人眼中,大连则已是“金滩珠岸,胜似天堂”,见此番新景,自然“醉樽酒,慨而慷”了。

在佳景胜地,诗人见景抒情,间或与古往今来诗词文豪次韵和唱。在方祖岐这部诗词中,和诗、和词多首。其中有《题赵武灵王丛台次清乾隆诗韵》七律一首,《游五台山追和北宋张商英咏南台》七律一首,次苏轼《水调歌头》词韵、次岳飞《满江红》词韵、次李清照《渔家傲》词韵各一首,和郭沫若井冈山《龙潭》诗七律一首,《题应县木塔和赵朴初先生诗》七律—首,《小鸟天堂和田汉诗》七律一首。这几首和诗和词因和者身份不同,时空不同,作者性格、流派、风格、气势不同,诗词韵味也自然迥异。和诗和词本属不易,然而方祖岐却一一和来,虽同韵却不同感,读来却甚有韵味又极富新意。在《题赵武灵王丛台次清乾隆诗韵》中,诗人在丛台上读罢乾隆赋诗,诗兴陡起,当即挥笔和诗。战国时期的赵武灵王为安抚胡人,自己胡服骑射,故军队精于骑射,一度成为七雄之最。清乾隆帝驾临丛台,有感于“传闻好事”和“丰岁人民多喜色”,而“高楼赋咏谢雄才”。方氏在和诗中,虽也吟唱 “王侯泼墨赞雄才”,但更欣赏的是“千年流韵光前业,一夕复兴叹壮哉”。这里诗人对与时俱进的追求和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已充分体现在“笔走龙蛇”之中了。

初读方祖岐与李清照和词,不禁为之一惊,一位豪放的将军,何以与著名婉约派女词人和词呢?因为我们读李清照词,喜读她的《声声慢》以及“风柔日薄”之类,但这首《渔家傲》词,却是她惟一的一首豪放词,读来确有气魄。在“天接云涛连晓雾”首句中,就已见此词海天动宕的境界。乍读方祖岐与李清照和词,却似有和而不一的感觉,因为李清照此词词意均在梦境,借梦抒怀要在“星河欲转”的拂晓时分,借“九万里风鹏正举”之风,“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词人欲登蓬莱之岛,寻觅到仙境般的自由天地!方祖岐和词的最后却是点睛之笔:“清词伴客神游去”!盼李清照莫报路长嗟日暮,因为“世事苍茫朝复暮”,只愿在云气之中,伴清照“神游去”!这样和来,却又深感诗人已与李清照情韵相融了。

 

读罢方祖岐的这部诗词,我们一直沉醉于他的情韵之中,陶陶然飘渺于故国神游,感怀不尽。其诗词艺术造诣之深厚,给人以美的享受,此乃方祖岐这部诗集的重要艺术之成就。

第一,格律严谨,声调和谐。

律诗的根本在用律,用律的核心是对仗形式与声调和谐,律诗要求诗句整齐化,音乐化。而词也是如此,要求在音乐声律中,依调填词。方祖岐的诗词,注意讲究格律。在《茅山缅怀》这首诗中,声律严谨和谐,读来朗朗上口:“茂林层岭战旗挥,不斩寇仇誓不回。敢洒殷红凝血碧,但留壮志铸云碑。”全诗声律和谐,且最后一句更是气势冲云天。再读《守年》这首七律,诗人作为指挥将领在演习前沿与官兵共度除夕之夜,所吟之景、之情、之志,淋漓尽致。“金陵春雪压枝间,细雨榕城织雾烟。”开诗两句已道明我军演习地址在我国东南沿海前线。紧接着诗人借景抒情:“北国风吹寒正烈,东疆潮怒浪飞翻。”隐衬出此时诗人之情“正烈”,几欲“飞翻”。其后四句诗人以情转志:“谁家除夕不同饮,我等今宵共野餐。日月担肩撑五岳,笑吟乐曲箭扶弦。”表明诗人之志在于祖国统一,甘愿放弃团圆之年,与演习将士“共野餐”,志在肩撑五岳,在“同饮”间笑咏“箭扶弦”,震慑台独,警告干涉者。诗中立意深邃,格律严谨,四联八句皆一一合律,中二联两句言景,两句言情。对偶粘巧:“北国”对“东疆”,“寒正烈”对“浪飞翻”;“谁家”对“我等”,“不同饮”对“共野餐”。

第二,依调填词,声辞合律。

词作为一种配乐诗体,是由汉魏乐府、隋唐燕乐、唐五代词发展到宋词。它逐渐发展为不依附于乐体的独立诗体。尽管填词用律依固定词牌而作,但具有“上不似诗,下不似曲”的词体特点,词人严于持律,则可达到艺术独特、别饶韵致的效果。当代人作词依然是按传统词牌填词,所抒之情则已是当代的了。方氏作词大都严格依词调填词,注重声韵合律,并独具将军气概。在《破阵子·红岩魂》中吟咏共产党人的崇高品格:“一曲囚歌长啸,八条寄语情真。” “赴死高吟雪后春,焚身照晓晨。”“为有牺牲多壮志,一片丹心铸国魂”。此词音在调里,律在词中,读来十分感人。注重词中关键性词语---词眼,亦即诗词中炼字炼句,这也是方祖岐这本诗集值得注意之处。在《定风波·秦始皇陵感怀》中,可以看出诗人炼字、炼句、巧设词眼之艺术用心。秦始皇“叱咤中原白骨寒”,“统临六合震人寰”,干的是前无古人之大业,且“设郡同文行小篆”,“八大奇观遗海内”,留下千古奇葩。方氏在词中用“瞻远”、“惊世”等词语来表达世人之惊叹! 都是作者精心着意之处。诗人还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来评价秦始皇历史功过,主张依史实辨定,不能“任由人毁誉”,坚信“千秋公道在人间。”这首词意蕴深邃,艺术精到,可谓难得好词!

第三,声调律协,诗风豪放。

在《满江红·岳飞故里》一词中,我们可以读到方氏敬仰爱国英雄的高尚情操,同时又足以感受词中铿锵有力的声律,词调与词情浑然一体。岳飞用“满江红”一牌,名传后世,人皆吟咏。如果说以苏轼为代表的豪放派词人,是以阔远之意境咏豪放之词情,那么岳飞则以浑然之气,英杰之概,咏唱雄壮之揭响。方祖岐的这首“满江红”词,不仅依岳飞“满江红”词原韵,而且大有岳飞“怒发冲冠”、“仰天长啸”之气概、之神韵。词的上片歌颂岳飞,对其为奸宦秦桧所害为之愤慨:“千古英雄忧国难,一朝屈死云遮月。霆雷啸、慷慨惜忠魂,同悲切” 。“云遮月”,“同悲切”,既表达了诗人对岳飞这个历史英雄的深切情感,又显示了诗人运用声调的技巧,读来音节沉重,显得格外感人。词的下片,诗人情感更加激昂,声调更加豪放:“沉冤耻,终能雪。忠烈气,谁能灭。载中华青史,咏歌无缺。有志男儿图报国,敢怀壮志飞腔血。待回头、公道说平生,朝民阙。”读罢方氏次韵岳飞《滿江红》这首和词,令人心神震撼。其原因一是词意鲜明,感人肺腑。社会上有人竟然丑化以致否定岳飞、文天祥这样的历史英雄,方词则一唱正国史,令人振奋。二是词语律韵准确,格调高雅凝重。三是豪放词派的精神在方氏词中得到了新的继承和发展,豪放之笔、浩然之气融为一体,相得益彰,取得极有震撼力的效果。

方祖岐《畅吟神州——中华魂之歌》诗词集的出版,是我国诗词界又一成果。我们为他的成功惊叹,愿他在我国诗词这种文学形式的发展中取得新成就。

------引自方祖岐《畅吟神州――中华魂之歌》序

 
 
版权所有 方祖岐诗书画艺术馆 所有版面备案注册存档 严禁抄袭 备案号:苏ICP备13020428号
Copyright © www.fangzuq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箭鱼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