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万年题词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题词
·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  鹏题词
·刘永治(总政治部原副主任)
·翟泰丰(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国作家协会原党组书记)
·刘忠德(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文化部原部长)
·刘大为(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主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赵长青(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柯文辉(著名书画评论家)
·屠  岸(中国当代著名诗人、诗评家)
·张同吾(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著名诗评家)
·丁临一(军队著名文艺评论家)
·李翔(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副局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苗再新(武警创作室副主任、武警美术书法研究院副院长)
·李洪海(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书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杨明臣(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空军美术书法研究院副院长)
·赵立凡(中央电视台副总编辑、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许向群(《军营文化天地》主编)
·柴京津(总后勤部创作室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周智慧(民族画院院长、文化部国家文物艺术品鉴定委员)
·阎禹铭(山水画家)
·郭兴华(解放军美术书法杂志执行主编)
·王阔海(第二炮兵创作室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
·丁嘉耕(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高武生(南京军区原副政委)
·顾  浩(江苏省委原副书记、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原主席)
·徐  红(南京军区装备部原副部长、中华诗词学会理事、江苏省诗词协会副会长)
·王臻中(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江苏省作协主席)
·言恭达(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宋玉麟(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江苏省国画院院长)
·吴长海(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
·凌启鸿(江苏省原副省长,江苏省诗词协会、江苏省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长)
·高以俭(江苏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
·赵智勇(江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赵昌智(扬州市政协副主席、文联主席)
·陈国祥(江苏省靖江中学校长、党委书记)
·钟  陵(江苏省诗词协会原副会长、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萧  平(江苏省国画院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
·刘伟东(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
·周积寅(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左庄伟(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聂危谷(南京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副院长)
·丁  涛(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黄鸿仪(江苏省国画院研究员、一级美术师)
·许祖良(江苏省美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美术史论家)
·樊  波(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魏长建(中华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江苏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
·李  芹(江苏美术馆学术部主任、副研究员):
·黄  戈(江苏省国画院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助理、东南大学艺术学院博士后):
·黄建新(中国艺术研究院创作委员、高级研究员,央视资深军事记者)
·马国征(江苏省诗词协会原常务副会长,江南诗词协会副会长)
·丁  芒(著名诗人)
·葛韶华(江苏省诗词协会、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常务副会长)
·陈少松(南京师范大学教授)
·鲁同群(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同书(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江海诗词》副主编)
·题跋1 尉天池
 

翟泰丰(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国作家协会原党组书记)

丹青挥洒爱国情

 

读罢您的《爱我中华——方祖岐将军诗书画选》,神灵似乎走进了浩气云天,心跳犹如滔滔瀑水……从云绕黄峰,到巍巍泰山,再从蒙顶山来到长白山、日月山、阿尔泰山、武夷山、三亚南山……似乎全国名山名水都跃然您的笔下,您看那飞沙舞涛的黄河壶口瀑布,气吞山河的三峡浩然之势……您的画册视野之广,气势之浩,真可谓令史上山水画家所不能,从唐代《明皇幸蜀图》到五代《秋山问道图轴》《关山行游图轴》《匡庐图轴》到宋代、特别是北宋的众多名家留下了多种皴法的巨幅名作,李成的《寒林平野》、范宽的《溪山行游图轴》、王诜的《渔村小雪图》……此后元明清均给我们留下丰厚画作财富,自是不争之事实,然而史上似乎没有哪一位画家,主题如此鲜明地贯穿了如此众多之山脉,如此广泛之题材,如此丰富之笔法、皴法,如此以古通今之构图,如此巨幅之长卷。巡古探今,似乎百米黄山系唯一仅有。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卷》,可谓长卷了,但也仅为五二八公分,不及百米《黄山图》之半。当然两卷大作题材各异,张择端之作已是公认的历史大作、传世大作,我十分敬仰张氏。世人对张择端此巨作,早有公道评说,自不必我多言。您之大作,我却要评说,因为我对此大卷由衷的钦佩!历史将会永远记载着,一位从戎一生的将军,七旬之年,却留下了如此巨大长卷画作,奇哉!奇哉!

您在编后语中,引了自作七律的其中两句“探索人生无止境,古稀学画不言迟”,这正道出了您七旬伏案百幅大作心灵之根基。您一生阅历之丰富,用心之精道,观察生活之认真,记述素材之艰辛,有此大作自属必然。人生不外两大内容,一是生命的,二是精神的;一是客体的,二是主体的;一是外在的,二是心灵的。当不竭的丰厚积累的客体,转化为内在主体情感世界之时,必然会喷发出艺术之作,“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您我似乎阅历相近,所不同的是您是位将军,我是个兵,但我们都历经炮火,都走过政治工作的生涯,都进入耄耋之年,敢言“岁有其物,物有其容”,所以有条件、有能力,“情以物迁,辞以情发”了。我不是在分享你的成就并列其中,实在不敢,只是说客观外在条件相近,主观天赋与智慧,我远未敢攀也。再回到您那句“古稀学画不言迟”上来,这“不言迟”,实质上即内在主体世界早已把外在客体风云,化作画中清风明月,滔滔江河,巍峨峻岭,春郁葱葱,山花烂漫,或是神居胸臆,提笔吐玉纳珠,诗画同然亦。这大慨就是孔子所言“从心所欲,不逾矩”了,于是你从内心流淌出了洋洋大卷诗词,挥洒百幅书画,出现了令人震憾之奇迹!这奇迹又是您“探索人生无止境”的成果,因为这个探索,是七十年对人生哲理的求索,是对人生真善美即人生美学的寻觅,是在历史唯物主义前提下的勇敢前行,在五千年中华文化根脉中,探寻今日文化发展路径的可喜成果。

琴书诗画一体,此乃古人探索之结论,此一体既有共性亦有个性,琴书诗画各有内在规律,艺术家又各有不同个性,其艺术地、生活地观照区别甚众,因此其作品将因不同知识修养、品德修养,不同人生阅历,不同宇宙观,不同方法论,形成不同的艺术个性。您之大作,以“爱我中华”为主题,这样您就自然会在创作中显现您的艺术个性,您对外在世界的艺术观照,在您笔下,就必然出现爱我大好河山,爱我中华民族,爱我五千年之璀璨文化,爱我五千年辉煌历史,爱我勤劳勇敢的人民,爱我五十六个民族兄弟姐妹……扬您的美学观,于是爱成为该大作之核心,祖国的千山万壑、江河湖海、九江狂澜,太行峡谷,井冈山、瑞金、遵义、延安、西柏坡、黄河壶口、长江三峡、银川沙湖、古城拉萨……再跳过祖国千年史,落笔于骊山华清池,又摹《万壑千崖图》《富春山居图》《溪山清远图》……对祖国之爱跃然纸上,壮哉!美哉!

在我们的接触中,我深为吃惊,您的书画之功力,一日千里,飞速跨越,您的画作意境之高远,构图布局之宏大,山体皴笔之功力,人物画之传神……都使我有震撼之感。其中五张画更令我痴爱:其一,是摹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全卷展开,似可见黄画之风格,全图仿写得几近细腻,既见小披麻之皴笔,又夹有小斧劈之妙皴,也见勾点之功力。其二是《东坡赤壁图》,此画足可见您在人物画方面的高超之功力,苏东坡文爽神豪之风度,准确跃然纸上。此画在人物面部造型、用色,服饰纹之走向、用笔灵动自然,人物脚下岩石之皴笔,背后远山赭石着色,又凸显了赤壁特色,远水、小船一望千里,铺就一个让人物开阔视野的地理条件,又自然地衬托出人物的高尚境界,让人物以“一樽还酹江月”之英姿,跃然读者面前。其三,是《西山八大处》两条幅,每一条幅四座处,(我曾身居这八大处多多,对此山可谓同样熟悉)此两条幅用笔清秀,以明清文人画之淡墨图法,勾勒出远近虚实的图景。把“八大处”融为一体。其四,是百米长卷《黄山图》,此一长卷在画黄山的作品史上,尚属首章。其气势大有吞云驾雾之感,极其壮美,飞笔皴百山,松、山、云相环相绕,如同仙境,大小披麻、斧劈、点皴、泼洒共用,又因不同山岩而不断变换皴法,用墨轻重焦淡交错,巧妙并织,让松云瀑溪宣告,此山必为黄山是也。其五,是摹宋人夏圭《溪山清远图》,全然北方大山雄伟气势。此画以大斧劈为主笔,用重焦墨干皴巨石,彰显坚石之美韵,用笔可谓老辣。

祖岐同志:读罢大作,真为之心跳,为之高兴,为之祝贺,为之吟诗,为之歌诵。作为一名将军之一百零四幅大作,必将永留后世。我从百幅大作中点出了五幅最爱,意在引为书画界注目,共享其美韵。

------引自二〇一一年六月十八日给方祖岐将军的来信

 
 
版权所有 方祖岐诗书画艺术馆 所有版面备案注册存档 严禁抄袭 备案号:苏ICP备13020428号
Copyright © www.fangzuq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建设:箭鱼设计